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 户外运动手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调查追踪 >> 内容

谁来遏制朱永刚高利贷中的套路贷

时间:2020-1-6 16:02:35 点击:62

——中国保护民营企业的试金石和风向标

  这段时间,“邯郸门事件”一直处于刷屏状态,之所以引起社会和媒体如此大的关注,其根本还是“事小案大”,所谓的 “事小”就是邯郸知名企业家康耀江与民间职业放贷人朱永刚之间高利贷纠纷,这种事情在中国相当普遍;所谓的“案大”就是本案涉及的资金数额特别巨大、牵涉的人员众多、涉及部门广泛,对邯郸市整体经济,乃至河北省甚至全国的政商环境影响极为深远,可以说是中国保护民营企业的试金石和风向标,更为关键的是还有数万业主无家可归,无房可住,望楼兴叹。

  “邯郸门事件”始作俑者就是职业放贷人朱永刚。

  朱永刚,何许人也?他的资金从哪里来?如此大规模的放贷为什么成为监管的真空地带?高额的利息和砍头息为什么在法院和和公证处成为合法化?他到底有多大的能耐?为什么能够在邯郸玩的风生水起?用什么方法制造《邯郸门事件》?幕后的推手又是谁?造成多大的危害?

  疑窦重重!带着这些疑问,让我们了解他的幕后与人生!

  朱永刚、男、河北大名人,在河北邯郸有一个商贸公司,主营业务是建筑钢材交易。朱永刚虽然主管该公司,但该公司基本没有什么真实业务,其主要职业是民间金融借贷——高利贷,以及套路贷。

  目前,据我们掌握的资料,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职业放贷人,并且将高利贷通过政府关系转化成“套路贷”,其套路娴熟、涉及面广、危害巨大,属于典型职业放贷人。

  所谓的职业放贷人,实际上就是出借人通过向社会不特定对象提供资金以赚取高额利息,出借行为具有反复性、经常性,借款目的具有营业性,未经批准,擅自从事经常性的违法贷款业务的个人或公司。

  目前,通过司法官网可以查询的朱永刚与被放贷人之间的纠纷案件已经达到20余家,涉及的金额近20亿元。

  这仅仅是案发的一部分材料,据银行调阅朱永刚的部分银行流水就已达到6000多笔,其中与邯郸现代城、滨河房地产有关300多笔,涉及资金15多亿元,粗略估算,从2007年朱永刚涉足高利贷行业到2018年银行调阅资料,十年间,可能至少涉及数百亿元的业务流水。

  如此巨额的资金从哪里来?

  经过调查发现,其资金来源于三个部分:一、银行借贷,与朱永刚合作的银行主要有三类:一类是四大行中的银行,如中国建设银行邯郸支行;中国工商银行邯郸支行和中国农业银行邯郸支行。一类是邯郸地方性银行,如邯郸银行永年支行。一类是地方联社,如大名联社。其二是当地官商阶层的个人资金,官商阶层将手中的“闲钱”交给朱永刚,由朱永刚转贷出去,他们分享其中的高额利息。第三是非吸和朱永刚个人的利息收入。

  朱永刚通过关系圈,将这些资金转贷给急需资金的企业或个人,然后收取高额利息,如果企业不能如约偿还,他们采取非法暴力或软暴力的方式催款,直至借款人偿还。同时对于项目较好的企业,采取“套路贷”的方式,通过合法的手段,达到非法的目的。

  其中,邯郸门事件的主角康耀江就是其中受害人之一,康耀江是朱永刚的大名的老乡,北京师范大学博士后,先后从事教师、公务员和企业法人,他所打造的万呈集团可以称得上全国地产行业的一匹黑马,在邯郸开发的“天泽园小区”至今仍是当地生活小区的标杆。已“玩”得风生水起的康耀江,一路将事业做到了全国各地,并在北京设立了企业总部,重新进行新的发展战略规划:着眼定位于以投资开发大量住宅和产业地产为基础,集中精力研发和开启集旅游、健康和文化三大热门产业为一体的“连锁旅居庄园”式地产,并在国家相关部门专门注册“游居120岁工程”品牌予以实施,以满足新时代人们对居住品质和康养生活的复合需求。

  2013年,已经运营近五年的现代(邯郸)项目出现各种危机,举步维艰,为此,项目负责人期望能够与当地有影响力的地产企业家共同发展,解决企业发展的困境。经过多轮沟通,最终康耀江全面接手现代(邯郸)项目。

  2014年,邯郸爆发了震惊全国的“金世纪非吸崩盘案”,涉及资金几十亿,大量企业、个人、深陷其中,政府应对无力,致使邯郸的社会融资出现黑洞。当时,康耀江与数家金融机构的正常融资被迫中止。

  在常规融资断裂的情况下,康耀江企业不得不走民间借贷,就此与朱永刚发生借贷关系,据朱永刚提供的资料显示,其利率一直在4分以上,加上砍头息,达到6分左右,远远超出银行利息,同时也严重超出国家规定的法定民间借款最高利息2分的标准。在这种情况下,朱永刚以其个人账户向滨河公司一方出借资金3.29亿元,滨河公司指定康军法、薛洁等人通过银行转账等方式已向朱永刚偿还资金约19.62亿元(其中包括抵押物)。

  在巨额利息的追偿下,康耀江公司逐渐失去偿还能力,2014年7月至2015年9月期间,在滨河公司已超额还款的情况下,朱永刚仍然纠集团伙定期或者不定期通过恐吓、威逼、殴打、堵门、拉条幅、阻挠施工、限制人身自由等手段逼迫滨河公司一方还款,给康军法、薛洁等人造成严重的精神压力,严重影响项目的进展。

  2014年7月至2014年8月期间,迫于朱永刚的压力,滨河公司与朱永刚签订了系列还款协议,再次还款约15亿元。

  2015年9月6日,朱永刚对还款合同进行公证,并保证不拿公证结果追究康耀江等人法律责任,但,公证结束后(2015)邯诚证经字第1066号),朱永刚再次对公证的结果进行申请强制执行,2016年11月16日,诚信公证处作出执行证书【(2016)邯诚证执字第10号】。

  2016年11月21日,朱永刚依据虚假的公证债权文书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河北高院”)申请强制执行,之后又向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邯郸中院”)申请现代三公司破产。

  在邢台中院超标的额查封、邯郸中院涂抹证据和破产重整、邯郸市公安局在邯郸现代城自救成功之前如此准时抓捕康耀江,经过反复折腾之后,百亿企业轰然倒塌,康耀江两次被捕,经过专家、律师和媒体的共同努力,最终康耀江于2019年11月中旬无罪释放,但,苦心经营的企业和地产依然风雨飘摇,数十万业主无家可归,无房可住,望楼兴叹,前景堪忧,后果无法想象!

  这是典型套路贷,而在这个套路贷的过程中,邯郸市诚信公证处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份公证书将朱永刚民间高利贷转化为合法的民间借贷,为公检法的强势介入留下伏笔,制造机会!

  

  朱永刚与康耀江的弟弟康耀山和康军法的借款合同:借款金额为2000万,月利率为4分,年利率为48%,预扣金额为80万(既砍头息)。

  为了保障民用企业的合法权益,整治民间金融乱象,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制定的《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详细的说明了“非法放贷”的具体内容。

  结合《意见》的内容以及朱永刚“高利贷”和“套路贷”,朱永刚确实存在诸多违法行为:

  一、从定性上来说,朱永刚所有借贷均为个人借贷,合同也均为个人签署,没有任何金融资质,完全属于非法放贷。并且在短短几年内,仅邯郸中院调取朱永刚一小部分的个人借贷流水就高达6000多笔,远远超出“2年内向不特定多人(包括单位和个人)以借款或其他名义出借资金10次以上”的标准。因此认定为非法经营罪毫无任何争议!

  二、从利率上来说,《意见》明确年利率36%为非法放贷认定标准,这是最为明确的利率界定,而朱永刚向康耀江所在企业的借贷年利率最低是48%,也就是4分,加上砍头息超过70%,严重超出36%的标准。

  三、从借款金额方面来看,合同是最好的证明!但是朱永刚一直拒不提供由其单方持有的原始高利借贷合同,我们只能从银行流水来讲,几年来,朱永刚与康耀江一家的资金来往就已经突破300多笔,涉及的累计资金流水达15亿。

  第四、从违法所得方面:朱永刚仅仅与康耀江之间的借贷所造成的违法所得突破13亿,并且还有13.2亿的欠条!

  五、从追逃高利贷手段方面:为强行索要因非法放贷而产生的债务,实施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故意毁坏财物、寻衅滋事等行为,构成犯罪的,应当数罪并罚。

  纠集、指使、雇佣他人采用滋扰、纠缠、哄闹、聚众造势等手段强行索要债务,尚不单独构成犯罪,但实施非法放贷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的,应当按照非法经营罪的规定酌情从重处罚。

  上述法定内容除了“故意伤害”之外都齐了,应当按照非法经营罪的规定酌情从重处罚了!

  朱永刚带领手下围攻康耀江的万呈集团

  六、从扫黑除恶方面:《意见》强调,有组织地非法放贷,同时又有其他违法犯罪活动,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或者恶势力、恶势力犯罪集团认定标准的,应当分别按照黑社会性质组织或者恶势力、恶势力犯罪集团侦查、起诉、审判。与此完全雷同的邯郸苗某某等6人恶势力犯罪集团已被邯郸经开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全文如下:(摘自中原新闻网)

  近日,邯郸经开区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苗某某等6人分别涉嫌犯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敲诈勒索罪的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其中四名被告人委托辩护人参加了诉讼,被告人的家属参加了旁听。经开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7月,被告人苗某某加盟福建弘扬正道信用管理有限公司邯郸分公司,并成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获取非法利益,被告人苗某某先后与被告人王某某、焦某某、林某、殷某某、韩某某等人纠集在一起,介入民间经济纠纷成为非法讨债公司。自2016年6月至12月半年时间里,在被告人苗某某的授意下,被告人王某某、焦某某伙同林某、殷某某、韩某某等人先后多次对债务人实施堵锁孔、门口喷字、在债务人儿子婚礼上挂条幅、发传单等软暴力手段寻衅滋事,同时还使用威胁、恐吓等暴力手段实施非法拘禁和敲诈勒索,对被害人形成强制的心理威慑。以被告人苗某某为首的该恶势力犯罪集团为非作恶,欺压百姓,严重扰乱了人民群众的生活秩序,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庭审过程中,各被告人对起诉书指控的主要犯罪事实均供认不讳,并表示认罪认罚。法庭坚持证据裁判原则,充分保障被告人的各项诉讼权利,详细听取了控辩双方的意见,确保案件审理经得起法律和历史的检验。这是经开区法院审理的首起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为此院领导进行了周密的安排部署,指派精通刑事审判的三名入额法官组成合议庭仔细阅卷、熟悉案情,抽调法警做好押解值庭工作,后勤保障部门对电脑、车辆、审判庭等设备、场所提前检查,确保庭审顺利进行。庭审期间,开发区管委会副调研员王拴明、政法稳定办主任崔凤翔以及院党组书记、院长贾在峰、主管刑事的副院长董少刚先后到庭审现场巡视,关注庭审过程。庭审持续到下午1时许结束,法庭将择期对该案进行宣判。

  邯郸公开审理恶势力犯罪集团案

  但同样使用同样手段同样追债的朱永刚集团在大量证人证据和上千封实名举报信的情况下却死死被保护着。

  朱永刚在追逃高利贷的时候,亲自给康军法说“黑白两道你都不行,别给我玩,随时可以让你进去!”,朱永刚说到做到,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两次抓捕康耀江长达20个月,目前已无罪释放。

  七、从对邯郸金融市场和民营经济发展的方面来说:朱永刚除与康耀江的放贷关系外,还与邯郸市金世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河北鼎佳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河北乐颐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河北筑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存在高息放贷行为,放贷数额惊人。他以同样的方式和手段使很多企业因高额利息而陷入经营危机、濒临破产、甚至破产。朱永刚的弟弟朱永强也因金世纪事件被逮捕。

  因此,无论是从定性、额度、利率、手段还是违法所得,任何一条都可以认定朱永刚是职业放贷人,并且罪行都是加重刑!

  朱永刚及其导致的查封、破产重整行为使北京万呈集团、邯郸现代集团受到重大影响,影响了几百亿的GDP、上万人的就业机会和几十万人的利益,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国家经济下行的主要原因之一。

  针对朱永刚这样典型职业放贷人来说,他们主要受益就是高额利息以及套路贷带来巨额资产,是中国经济建设的蛀虫,也是中国民间金融市场毒瘤,更是将企业和个人推进万丈深渊的推土机,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来源:http://www.xfrb.net/article/16455227570377.html

https://www.zhongboxinwen.com/shehui/bwyc/2020-01-04/36586.html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包头新闻网(www.hxxf.net)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包头通管局

  • 包头新闻网 版 权 所 有 ,信息来自网络,如有不实联系客服!QQ:314127396